周士杰/视觉中国

2017-02-11 16:48

冬天的凌晨,天蒙蒙亮时,李从书便出门开撑船了。7点半出门,步行20分钟到码头。把缆放船一鼓作气,李从书划起小船便直奔水库对岸。从水库那头的李家坝子,到水库这头的陈家坝子,步行上学需要绕水库一圈,要走两个多小时,而划船的话,一个来回只有半个小时。图为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。周士杰/视觉中国

须要乘船的孩子,现在还剩下13个,大多住在水库对岸的李家坝子。 图为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。周士杰/视觉中国

撑船的人叫李从书,从水库那头的李家坝子,到水库这头的陈家坝子,接送孩子们上学、放学的这条小木船,他一撑就撑了将近10年。图为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。李从书也给每一个坐船上学的孩子配置了救生衣。周士杰/视觉中国

&nbsp2017年1月11日,重庆,在大足区响水滩水库,安静的水面上,总能看见一条小小的木船往返穿梭。上学时,李丛书把岸边的孩子一个一个牵上小船;放学时,他再把船上的孩子一个一个牵下小船。周士杰/视觉中国

早饭吃鸡蛋了没?”“头天的功课有不实现啊?”一个一个将孩子们牵上小船,李从书一边划着船,一边跟他们聊着天。年纪大的孩子则帮着照看缆绳、部署座位……十多少分钟后,船拢泊岸,李从书再一个一个把孩子们牵下划子,而后步行20分钟,在早上8点40前赶到学校。图为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。周士杰/视觉中国